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25

【故事二:身怀利器】——肆

思来想去,吴邪还是决定将自己对于第一个任务的疑问向小花问清楚。这个任务使他意识到自己距离一名真正的王牌差的还很远:“小花…我在这个任务里,一直有一个疑问…”

“哦?我还以为你好面子不会向我开口呢。”解雨臣似乎有种读心的功夫,吴邪的一切疑问在他面前似乎都是昭然若揭的,“你想问那条「潘奎其一」的情报,对不对?”

“你?...”吴邪本来想问“你怎么知道?”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改口道:“不错。”

看吴邪并未表现出应有的失态,解雨臣心下为吴邪的成长之快道了声好。也不拿乔,晃着手中的酒杯轻声发问:“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知道,吴邪你,又是怎么排除掉潘子的?”

“潘子?他难道不是你故意留下来用来考验我的?”
“吴邪,虽然我亟需看到你作为一名特工的智慧与身手,但我也不曾忘记我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绝对不会拿我同胞的生命开玩笑。如果我当时已经确定青行灯是谁,那给你的纸条上肯定只有一个‘奎’字。”解雨臣说这话的时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吴邪,似乎要将自己的坚决和信仰直直地望进吴邪的心里。

吴邪见解雨臣这样反应,自知失言,忙改口道:“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解雨臣转瞬又恢复回他那轻松从容的样子,举杯喝了口酒,浅笑地看着吴邪,等待他的答案。

“说道确定青行灯,其实我在去青浦之前就有遇到过潘子和大奎。是因为一起车祸,肇事者是日本人,而处理此事还将我带到巡捕房的,就是大奎。”解雨臣只是淡淡地听着,将中的高脚杯贴在桌子上一圈一圈地晃动,“后来有了你的情报,我便故意制造事端引其中一人出来吃饭,想试探排除出真正的内鬼。我在大三元设宴请大奎吃饭,将喝的酒兑入从小东京买来的清酒,看看能不能以此试出破绽。果然,大奎说他的家乡在江阴,而三叔却告诉我他是从山东逃难而来。这便让我起了疑心。接着我又去巡捕房门口蹲点,见到潘奎出来巡逻,一路上像...强盗一样...”听到此处,解雨臣不屑地哼了声,“期间大奎在棍打一个挑泔水的青年时,我看到他盛怒之下用了日本武士使用太刀时候的姿势。而当天晚上,潘子又截住我亮明他的身份。”后面的事,解雨臣一定都是清楚的了。

听吴邪说完,解雨臣轻轻拍了两下手,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好一个无常,心思缜密,滴水不漏。”

“小花,你就不要再嘲笑我了,我知道这次任务并不完美。”吴邪举起酒杯掩饰自己的心虚。

“不,吴邪,你做的很好。没有借助任何额外的资源就能将任务完成到这个地步,你的确优秀。”解雨臣一本正经地分析着,“那个潘子也确实是三爷手下的一张好牌,身份伪装地我都没能一眼识破,直到我前两天收到了这个...”说着,一个微型胶卷被扔到桌子上。

“这是...”吴邪展开胶卷,看着上面一张张模糊的底片。

解雨臣不急着解惑,反而又问吴邪:“你听说过‘华勇营’么?”

“‘华勇营’?这是队伍的番号?”吴邪一头雾水。

“庚子国难的时候,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清军和义和团数万人在几千个杂种杂牌的外国联军面前一溃千里,那些联军里就有一支英国人的‘华勇营’。”提及数十年前那场颠覆了整个王朝命运的惨败,吴解二人均是心底一沉,“‘华勇营’就是一支英国人在威海卫招募的华人雇佣军,初衷是用来维护英租界的治安,后来...哼!”

“那不就是汉奸?”吴邪也不自觉的收紧拳头。

“也不尽然。若不是我在英国档案馆的朋友帮我拍回这些被英国人带走的记录,我对事情的真相也无从得知。”解雨臣话中有话。

“真相?”

他点点头,长舒一口气道:“当时英国人刚刚接管威海卫,他们需要一支能够用来管理整个租界治安的队伍,就在当地以高价招募中国百姓。”

“这难道不是投敌叛国?”吴邪忍不住插嘴。

“投敌叛国?吴邪,你知道当时的中国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么?即使是在地大物博的山东,积贫积弱,食不果腹的百姓也比比皆是。而那时咱们大清对洋人的侵略一味地退让妥协,甚至到了连信洋教的中国信徒,都能见官不拜的地步。很显然,朝廷的保护远没有洋人的来得实在。”

“那他们也不能以此为由就为洋人卖命啊?!”

“如果他们能吃饱饭,填饱肚子呢?如果他们可以从此不被乡里的地主甚至朝廷里的恶吏欺负呢?如果他们的家人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再也不用心惊胆战的过日子呢?如果是你吴邪,你换做这些人,你的选择又是什么?”

解雨臣的声音明明不大,语气明明不严厉,吴邪默默地扪心自问:是啊,如果将自己卖给洋人能从此抬头挺胸的做人,再也不用受欺负饿肚子,再也不用低声下气看人脸色,那我会不会去参加呢?恍惚间,吴邪的脑海里竟响起了大奎的声音:小三爷您是蜜罐子里养出的人物,自是不能理解穷人生活的不易。这世上,有些人为了吃饱穿暖,是什么事情都肯做的...

吴邪恍然大悟:“那大奎?!”

解雨臣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不错,大奎的父亲就是一名‘华勇营’的士兵,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的时候被流矢射中死了。后来英国人离开威海卫,而留在当地的‘华勇营’亲眷便被如同被留在了地狱。再后来,他们这些‘华勇营’遗孤便被日本人偷偷收留。”

“所以这些人可以是英国人,可以是日本人,却独独不肯做中国人。”吴邪目光黯淡地盯着桌上的烛火,遍体冰凉。

“英国人离开时带走了他们占领威海卫期间的所有书面记录,这份胶卷就是从英国档案馆传出来的。里面记录了华勇营的一份华人班长的名单,我顺着此线往下查,便查到了一批这样的遗孤,足有十七名之多,现在这些没有改名换姓的人应该已经连同大奎一起去见上帝了吧。”说罢,解雨臣仰头干尽杯中的红酒。

吴邪听到这里,全没了吃东西喝酒的胃口,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像堵了一块大石头,闷闷地发疼,又无可奈何。

解雨臣则从容得多,他一边盯着手中倒入杯中的红酒,一边低低地说道:“按说任务完成,这件事你知不知道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可我今天邀你至此,告诉你这些话,还是希望你能想清楚你肩上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你是为了谁在战斗。当然,也是为了告诉你,你不止一个人在战斗。”说罢,他举起酒杯隔着桌子朝吴邪的酒杯轻轻一碰。


等被小花送回吴公馆的时候,吴二白早已睡下。吴邪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出神地想着:想着今天小花说的话,有关任务的,有关大奎的,有关责任的。
————————————————————————————————————————————————
我就说这章有点沉重吧。。。。
各位读完也算吃了我给大家的一份历史安利。。。。
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的事史称“庚子国难”这个第一章就带过了
其中英国军队里面有一支战斗力很强的军队就是文中提到的由威海卫华人组成的“华勇营”,至于“华勇营“的由来组建以及后续的事情我都没有特别仔细的叙述,毕竟大家不爱看历史嘛。。。。
这里面
大奎的身世是我瞎编的,是我瞎编的,是我瞎编的。。。。华勇营后来应该是随英国人在32年都撤走了,撤去哪儿我也没有查,估计家眷也应该都撤走了。。。
所以有关家眷的部分大家千万不要当真!!!
感兴趣的好好看历史书去!!!
!千万不要被我文里不准确的叙述带跑偏啊!!!这个罪过太大我可担待不起啊!!!!我没有开玩笑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