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23

【故事二:身怀利器】——贰

吴邪紧紧靠着身后的集装箱一动也不敢动,他尽力使自己隐藏在阴影之中,心跳声已被放大无数倍,甚至盖过了仓库中那勾魂摄魄的脚步声。

“冷静!冷静!”吴邪不断地告诫自己。他知道自己此时若想全身而退必须要解决掉那几个“尾巴”。他们恐怕在居酒屋附近的时候就盯上自己了,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的真正身份,再牵扯出二叔三叔...吴邪不敢想象之后会发生的事!

随着熟悉的“咔嚓”声响起,吴邪顿时握紧了拳头,这声音即使再微弱他也能立刻将它识别出来——手枪打开保险的声音!

他们有武器!此时的情况对于吴邪来说简直不能更糟糕了,孤立无援,又手无寸铁,逃出生天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突然,一个脚步声在吴邪的不远处响起!

吴邪悄无声息地伏低自己的身体,借着黑暗和周围货箱的掩护悄悄向声音的来源处望去——那是追踪他的黑衣人之一,此时也小心翼翼地在仓库中摸索着吴邪的踪迹。

吴邪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和他们耗下去,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反而越不利,毕竟他还是背着二叔私自出来行动,因此绝对不会有人前来接应自己。他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脱身。

眼看黑衣人越来越接近自己藏身的位置,吴邪的双手一遍遍地屈伸着,手心里已经快要攥出水来,他看看四周,咬了咬牙,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近在咫尺的黑衣人身上!

胜败在此一举!

他突然扑向身前尚未发现他的黑衣人,左手捂住那人的口鼻,将他圈住,右手成刃,狠狠地朝那人的颈后一砍!

岂料这一砍并没有起到效果!

黑衣人只是略一踉跄,顺势带着吴邪一起滚在地上,双手紧紧扒住吴邪捂住他的左手,挣扎着就要呼救。吴邪情急之下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猛然摸索到一根细长的木刺,便抽力跪起,不等黑衣人张口呼救,就扬起手中的木刺毫不犹豫地戳穿了黑衣人的咽喉!

颈动脉被生生戳断导致那人的鲜血喷了吴邪满身,而吴邪像是还不放心一般跪坐在黑衣人身上将木刺往更深的地方插去。那人双手虚无地抓着自己喉咙处的木刺,嗬嗬地发着不明意义的音阶,剧烈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可怜他手里那支上着膛的手枪,竟没能在千钧一发之际保住他的性命。

吴邪确定身下的人彻底没有了动静,才喘息着从那人的身上退开。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喉插利刺的尸体。这是他第一次用如此原始的方法杀人——不是刀,不是枪,甚至称不上一件凶器,却被他用来插进了一个人喉咙,夺走了性命。吴邪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沾满温热液体的双手,发现它们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然而此时的情况并不给吴邪继续发呆的机会,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又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向吴邪渐渐逼近!

吴邪没有忘记自己的困境,他迅速回过神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然后使劲夺过面前人手里的手枪,拿在手里粗粗检查了一下——是一支驳壳枪!弹夹还是满的!这让吴邪的心瞬间踏实不少,他顾不上收拾残局,循着没有脚步声的方向迅速地埋伏起来,准备在这里来一个“围点打援”,全歼跟踪他的黑衣人!

果然,吴邪刚刚爬上一个货堆,率先赶到的一个黑衣人就已经来到被他杀掉的人身边,随着一声粗俗的日语,那人又招呼了一个名字,看来尾随吴邪而来的黑衣人共有三个。

得知了对方的人数,吴邪便没有一开始的紧张,他沉下气静静地埋伏在高处,等着另外两人到齐再一举击杀。毕竟对于自己的枪法,吴邪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不多时,另一人也现出了身影,吴邪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聚在尸体周围,然后慢慢地瞄准其中的一人,并估计着另一人的位置,两次深呼吸——开枪!

随着两次精准的点射,三名黑衣人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吴邪又静静等待几十秒,确认对方均已断气,就飞快地跃下货堆,从仓库的大门逃了。


路过河边的时候,吴邪将自己夺来的手枪顺手扔进了水中,又一路疾跑到码头另一边的一个角落里确定四周无人才真正靠着墙摊坐到地上大口地呼吸着安全的空气。

半晌,吴邪的心情开始平复下来,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外面的月光将他手上的血迹照的无所遁形,吴邪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腥甜的味道。

“啪,啪,啪。”沉闷的拍手声就这样自耳边响起!吴邪浑身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全神戒备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拍手的是一个身形高大颀长的奇怪男人。说他奇怪,是因为他脸上戴着一副金框圆片的墨镜遮盖住了他的真实面目。不过还是能从他高挺的鼻梁微翘的双唇以及轮廓优美的下颌隐隐看出这是个美男子。他身上夜色的风衣使他和黑暗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至于那沉闷的拍手声,是因为他双手套着副黑色的皮手套。

那人就站在吴邪两米开外的地方大大方方地任吴邪打量,确定吴邪将自己辨认清楚了才勾起薄唇戏谑地开口:“好一个【菌桶局】的新晋王牌啊,以一敌三,全身而退~”末了还吹了声口哨。

吴邪岂能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明褒暗贬,可更让他心惊的是对方不仅不动声色地跟了自己一路!还一开口就道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吴邪见这人只是现在那里也不动作,心道他暂时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不然以这人的本事,自己一路上死十回也绰绰有余了!

“你…是谁?”吴邪思量再三,并没有理会男人的冷嘲热讽,反而问起了他的身份。

“啧啧,吴少爷您果真是天真无邪不设防啊!让瞎子我都不好意思编瞎话骗您了!”对方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开始变本加厉地挖苦吴邪。

吴邪此时已经靠着墙站起身来,他心中虽是充满疑问,但面上依然镇定,答道:“不知尊驾有何贵干?”

“咯咯咯咯,吴少爷您都如此狼狈了竟还有这样的气度,真是令人佩服。”戴黑墨镜的男人似乎格外喜欢这样阴阳怪气的对话。

“既然尊驾无心回答我的问题,那咱们就此别过!”吴邪有些生气,朝对方略一抱拳,转身欲走。

“事情,我是没有的~就是看着吴少爷你这一场死里逃生,笑的直不起腰来。”

一句凉凉的戏谑从吴邪身后飘来,吴邪此时再也无法忍受对方的阴阳怪气,猛地回身脸色铁青的问:“你他娘的到底想干什么??”

对方不想吴邪真的拉下脸来,先是一阵静默,在吴邪看来是欲笑不得的忍耐,随后严肃起来,一字一句地回答:“我只是看你的表现实在糟糕,让人怀疑你独自干掉「青行灯」的功劳是不是有他人捉刀?”

这样赤裸裸的嘲笑吴邪还是头一次听到,之前虽然也被大奎他们笑过弱不禁风,可那纯粹是为了向对方示弱好令其放松戒备!而此时!这个神秘的男人张口闭口都像是知道自己的一切底细一样,还毫不留情地质疑自己的能力,这在吴邪看来,已经不亚于侮辱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吴邪冷冷地问。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些滑稽。对你,也对你效忠的人。”

“把话说清楚!”

“这可不行啊,吴少爷~我今天只是碰巧路过看了场热闹!想听别的,瞎子我也没这个闲工夫~不过还是奉劝您一句:若是凭您这个身手出来混,您恐怕还真看不见小日本儿滚出中国的那一天!”说完,黑墨镜男人便潇洒的转身离去。

吴邪咬牙看着那个嚣张至极的背影,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难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