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21

【故事一:初入洋场】——拾肆

法租界,吴公馆内。

吴二白看着刚刚买来的《新民日报》,头版头条即有“巡捕横尸陋巷,租界难治难安”的醒目标题,又配上了一章黑白模糊的照片,上面的人以一种跪姿,上身却拧着身子的样子倒在了弄堂的小道上,看上去是趁其不备被人放了黑枪。

吴邪就垂着头站在了吴二白的身边,依旧是挺括整齐的西服套装,头发也用头油精心打理过,可却仍然不能掩饰他面上的憔悴。眼窝周围的黑影更是让吴二白一眼便看出了他的彻夜未眠。

吴二白看着吴邪的这幅丧气的模样,知他这些天来为了自己交代的事吃了不少苦头,既是心疼,又是欣慰,温声问道:“小邪,想什么呢?”

“嗯?啊。没,没什么。”吴邪冷不防听到二叔发问,忙收回了自己神游的思绪应答。

“这些天,辛苦你了!”吴二白轻轻用手点着画面中的尸体,朝吴邪颔首一笑。

吴邪呆呆地望着照片上的人影,一瞬间,可疑的居酒屋,幽深的小弄堂,大奎的反跟踪,千钧一发的那一枪,还有那随风传来的低语声,全都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进吴邪的脑中。令他仍感觉自己身处于那条小巷之中,在那生死一瞬的惊险关头。

“吴邪?吴邪?”二叔的轻唤将吴邪彻底地拉回了现实。他以为吴邪是因为第一次开枪杀人而惶惶不安。

这是正常的表现。吴二白心中想着,若吴邪真的因为杀了一次人而表现的从容镇定,甚至谈笑风生毫无异样,那才是要他担心的事。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一个人若是对杀人性命之事食髓知味,哪怕他是为国为家,也是一个披着正义外衣的魔鬼而已。枉生为人。


可其实吴邪此刻的走神,却是因为那天夜里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男子。那就是中桶的王牌吗?像黑暗的一角,那样的悄无声息,却能趁对方不察之际轻而易举地取人性命。他甚至都没有用枪!就逼得大奎回身防备,顾不得继续搜寻自己。那突然的偷袭是不是正是为了给自己解围?若是没有自己的妨碍,恐怕他杀死大奎都不会浪费一颗子弹吧!

被大奎发现的挫败与失落,再加上亲眼目睹了那神秘王牌的惊人之技,吴邪觉得自己的微末道行实在是不值一提,昔日老师与二叔的褒奖,在此刻想来,根本就是在哄着他玩儿一样的可笑!

吴邪想到这里,一直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他狠狠地咬了一口嘴唇,目光灼灼地对吴二白说:“二叔!其实这件事并不算得是我的功劳!我!”

吴二白看着吴邪突然的亢奋,仅一挥手就制止了他的宣泄,吴邪欲言又止,憋在腹中直急的粗声喘气。

“「青行灯」是「无常」杀掉的。就是这样,明白吗?”从来温文的二叔用一种毋庸置疑甚至是不容异议的口吻以近乎命令的语气打断了吴邪想说的话。

他知道,吴邪的这次暗杀算不得完美,初出茅庐经验尚浅的他,怎斗得过潜伏多年狡猾至极的日本特务?看着相片上大奎那违和的姿势,就能知道定是有人转移了大奎的注意,才让吴邪有机可乘的。只是没想到竟然是那个鼎鼎大名的「麒麟」。不过他至今都没有得到中桶那边关于清除「青行灯」的消息。想来定是那「麒麟」心高气傲,不懈和吴邪争这小小的功劳,才卖了个人情给他们。既有这等好事,岂有不收之理?吴邪太年轻,这些道理他日后便会省得。

吴邪不明白二叔为何要这样执意地为自己立上这受之有愧的一功。不明白二叔三叔还有他们各自的上峰为了这样的一功还要硬生生地分清楚你我。

中筒菌桶,不都是为国尽忠的军人么?这个问题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如骨鲠之刺戳在他的心头。


于此同时,公共租界的巡捕房里却弥漫着浓浓的暴戾之气。

“混蛋!!在公共租界的地盘边儿上就敢动我吴三省的人?!”吴三省将自己桌上的茶杯当着众班头的面狠狠砸向了离他最近的潘子!冒着白气的茶水泼了潘子一头一脸,上好的青花瓷杯子也在落向地面的一刹那摔得四分五裂,“你跟大奎就是这么做兄弟的?让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给做了??”

底下的人都不敢妄动。谁都知道,潘子和大奎是吴三爷的左右护法一样的人物,说左膀右臂也不为过,如今大奎命殒,吴三爷不斥于自断一臂。眼下倒霉的是潘子,可谁知道这股邪火会不会烧向其他人。

“都给我滚出去!!去找到那个放黑枪的混蛋!给奎子报仇!!”

人走光后,吴三省泄气一般地坐在了自己的椅子里,双肘支在桌上正压着那份被摊放着的《新民日报》上,他将脸埋在自己粗糙的双掌中,无声地笑了。


位于华界的一处居民密集的楼房内,一个身穿深蓝色中山装的男子注视着手中《新民日报》上的那张模糊的黑白照片,似乎看到了那个前一日晚上曾在此处被大奎逼至绝路的菌桶晚辈。漏洞百出的跟踪术,差强人意的格斗术,除了伪装术值得一提之外,几乎一无是处。若不是有他从旁相助,今日也许又是另一番景象。

他将报纸留在了这间小屋内,提起脚边的行李箱子,扬长而去。


小东京边上的居酒屋。

“一壶梅子酒,一条秋刀鱼。”

“屋外的蜡烛灭了,酒瓶碎了。”

“没关系,白天不点灯也看得见。”

“这里的冬天不知何时下雪?”

“快了,很快就会下雪了。”


【故事一:初入洋场】——完


【故事二:身怀利器】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