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20

【故事一:初入洋场】——拾叁

却说吴邪经潘子这一搅,下面的安排也尽数打乱了来。他本打算先抄小路回到吴公馆,然后再换上一身衣服去潘子家门口盯梢,想着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确定下这「青行灯」的真面目。

可没想到潘子竟然是三叔那边的人!看来三叔他们的确有一手,毕竟从「西府海棠」那里得来的情报也没能最终确定潘子的真实身份。吴邪暗自咋舌。

看潘子今日来找自己亮明身份的行为,定是领了三叔的意思。又想起昨天晚上曾与潘子在[大三元]的“偶遇”,恐怕自己这几天的行踪也已尽数落于三叔的耳中。

思及此,吴邪低咒了一声:“老狐狸!”可转念又想到自家的叔叔毕竟还是向着自己的,不然也不会让潘子冒险来向自己亮底牌,这样一来,排除了潘子,那真正的[青行灯]就是大奎无疑!

吴邪心中一阵激荡!终于可以着手除掉这恶棍了!至于三叔和潘子对自己的阻止,吴邪已来不及多想,这毕竟是自己独自完成的第一个任务,他的二叔,他的老师还都等着他交上一份漂亮的答卷呢!

吴邪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吴公馆,直奔自己房中,找了套不起眼的西装换上。又将二叔给他的灌毒金笔别在胸前,反复检查好自己的手枪和备用的弹夹,揣在裤子兜里。最后挑了顶不起眼的帽子扣在头上,对着镜子打量了许久,确定自己的扮相足够普通,不引人注意,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从吴公馆出来。


此时天已经开始有些暗了,吴邪压低了帽檐,匆匆拐入路边的小巷子里。目的地正是大奎的住处。

大奎家其实就在今天路过的那条大街上,吴邪挑着隐蔽的路走。经过公共租界与虹口交界处时,见白天看见的那家居酒屋门前已经亮起了电灯,正对着马路的那处窗口整齐地码了一排空玻璃酒瓶,尽是墨绿色的清酒瓶子。而每一个空着的清酒瓶子里都被放入了一根点燃的长蜡烛,明黄色的火焰透过绿色酒瓶竟散发出莹莹的青光。

吴邪乍一看觉得有些奇怪,便放慢脚步多留意了几眼,谁知却看到一身便装的大奎匆匆地从马路另一边行来,看到窗口的“玻璃瓶灯”后,脚下一顿,警觉地左右看了两眼路上的情况,便熟门熟路地推开居酒屋的街门走了进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吴邪赶忙找到一处昏暗的巷子将自己隐蔽起来,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家居酒屋的大门!

眼前的一切在吴邪的脑子里飞快地连成一条线:酒瓶,烛焰,青光——[青行灯]!这么说,这居酒屋就是大奎用来传递情报的地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开在闹市区,日本人还真是嚣张至极!

光是想到日本人在自己的国家这样的有恃无恐,明目张胆地交换情报,吴邪就想直接冲进那屋子将里面的日本人一网打尽!他是真的痛恨这群凶残暴戾的侵略者,这群夺我土地,杀我同胞的日本人!


可此时的吴邪并不能因一时意气而冲进去将大奎等人就地正法。且不说现在上海已经沦陷,完全被日本军队和伪军控制,就是单单他吴公馆少爷的身份一旦被识破,牵扯到的也不止是吴家的一人两人。
可叹吴邪有心杀敌,却身不由己。


吴邪就这样在暗巷里等了许久,直至月上梢头,才看见大奎从居酒屋中出来。他的表情不似进门是紧张凝重,倒有些得意洋洋。

眼看大奎出了居酒屋,独自一人拐入了回家的弄堂里,早已等候多时的吴邪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除了主路上的灯火通明,住在巷子里的穷人家大多都熄灯休息了。是以狭窄的小巷中黑漆漆,静悄悄的。

吴邪不远不近地跟着大奎,衣服兜里的手枪早已握在了手中,准备等到巷子深处,直接放上一记冷枪,然后从巷子另一个出口离开。

跟着跟着,大奎突然身形一闪拐进了一条漆黑的岔口!吴邪大惊,忙掏出手枪追了上去!但吴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就在拐弯处迎面等待着他!


“兄弟好胆量啊。”大奎将枪口抵在了这个尾随了他一路的男子脑袋上,阴测测地说着,“来,让我看看到底是何方的神圣如此不自量力?”说话间大奎的另一只手就去掀来人的帽子。

吴邪此时已经紧张到不行,只想着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便趁着大奎掀帽之际,矮了身子就向后滚去!

大奎见吴邪后撤,也是毫不犹豫,只听枪声乍起!他竟先一步叩响了扳机!

吴邪心道一声不妙!这声枪响既是杀他也是示警,一击不中,宪兵队和巡捕房闻声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这里,若是被人认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小兄弟,别躲啊,露出脸来,让你奎爷好好认认,要是有误会,咱们也能当面聊啊!哈哈!”
大奎将手枪举在身前,一步一步地向吴邪的方向逼近。

吴邪握着手枪躲在暗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豆大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心脏一突一突地好像要跳出胸膛!

怎么办?!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这里和大奎火拼?!现在脱身还来得及!巡捕房和日本人马上就会包围这一片所有的巷子,到时候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大奎就像猫捉老鼠那样不徐不疾地等待着援军的到来,他嘴上说着嚣张的话,可警惕性却丝毫没有因此时的优势而稍有放松。都是刀口舔血的活计,再大意也不想在阴沟里翻了船。


正当大奎和吴邪两厢对峙的时候,大奎突然听到了一阵破空之声!他下意识的向前一冲,然后伏下身子反身抬手便射!

“砰!”

“砰!”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

大奎曲膝跪在了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渐渐扩大的一片殷红,又睁大了眼睛想看清他前方那片黑暗中的人是否被击中,“嗬…你…你…”他不甘心地盯着那片陡然出现杀气的黑暗,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倒在了弄堂的小径里!

吴邪此时仍保持着刚刚射击的姿势怔愣在原地。他刚刚和大奎默默对峙的时候,不知为何,听见大奎的脚步一乱,然后一声枪响,子弹出膛的火花瞬间暴露了大奎的位置,吴邪不敢犹豫,紧随着一枪射出!将大奎一枪击毙!

刚才…是有人转移了大奎的注意?吴邪后知后觉的想着,突然一阵风声袭来,吴邪本能地向后一躲,正要抬枪反击,却听见一声极低地“快走!”随后便没了动静。

吴邪心下大惊此人的身手如此悄无声息,但由远及近的尖锐哨声却将他迅速拉回了现实,吴邪赶忙将手枪揣进裤兜,寻着另一条小路匆匆离开了这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