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19

【故事一:初入洋场】——拾贰


吴邪见潘奎二人这就要分道扬镳各自回去,略一思索,便压下帽檐转身又退进了一条弄堂里,匆匆离去。 


潘子眼见着大奎骂骂咧咧地向着自己住处走去,他则在原地环视了一周,周围原本围观的百姓对上自己那凌厉凶恶的目光后,也大都唯唯诺诺地低下了头,各自散去。 


潘子便不再理会百姓们的小声嘀咕,径直走进了一条弄堂里去。 


却说吴邪一边在错综纵横的小巷中穿梭,脑子里却在回想着刚刚的那一幕,越想越觉得蹊跷,但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透着诡异。小贩?潘子?大奎?吴邪直觉地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自己眼睛所见的那样简单。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吴邪的去路!吴邪虽然脚下行得急,可在特训班中教过的本事却丝毫不敢忘却——急行时更要留意四周情况。因为人一旦着急,就会出现纰漏,而在他们这行里,纰漏往往就意味着丧命。 


“小三爷,真是巧啊。”来人的声音吴邪识得,是潘子。吴邪心道一声不好,但此时已被对方指名道姓出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于是吴邪一手脱帽,一手随意地插向了裤兜,略显惊讶地看着来人道:“潘班头。怎会是您?” 


潘子似是被吴邪的这一串动作逗乐了,也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拿在手边随意地把玩着,“我说刚才在街上看见个身影这么眼熟呢,就好奇想追过来看看,谁曾想,就真遇见熟人了!”说罢将自己注视着帽子的目光缓缓地移向了吴邪,探究而又危险,“您说巧不巧啊,小三爷?” 


吴邪此时的右手已经扣住了藏在裤兜里的枪上,虽然明知现在开枪对自己全无益处,可好在这弄堂足够僻静,如果开枪以后直接撤走的话应该也不会太引人注目。 吴邪思虑再三,手指在扳机上扣紧又松开,额头上也隐隐渗出了细汗。到底要不要开枪脱身?开枪的话,潘子就必须死,否则不管他是不是日本特务,他都会将看见自己跟踪他们,还持有枪械的事情说出去!搞不好还会牵扯到二叔三叔!可如果不开枪,继续与他周旋,他好歹还会看在二叔三叔的面子上与自己方便,同时也可以向他套词,来揪出他身上的秘密! 


潘子和吴邪就在这条窄巷里进行着无声的对峙,一边是试探,一边则是防范,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对方率先发难。 


半晌,吴邪紧抿着的嘴角如释重负地一松,将插在裤兜里的手也提了出来,对潘子笑道:“说来不怕潘班头笑话,我二叔是出了名的严苛,在他手底下干活半点儿闲暇也休想贪得,这不,趁着他看得松,我也出来放放风,现下也要赶着回银行啦。”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又给人留下了个纨绔子弟偷懒耍滑的印象,想必潘子不会起疑。 


潘子闻言不置可否,只是将帽子扣回头上,走到吴邪近前,低声耳语道:“吴二爷是否还忙得不眠不休不吃喝;睁眼为昼合眼夜;呼气盛夏吐气冬?”复又大声说,“咱们虽然是在三爷手底下干活,可吴二爷的大名,在整个上海滩也是如雷贯耳的。” 


吴邪万万也想不到潘子竟能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他愣愣地盯着眼前这个笑得一团和气的大汉,“你…”怎会知道我二叔的身份?!


 潘子见眼前的吴少爷一脸惊愕的表情心知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连忙侧过身来伸手搭在吴邪肩头,边笑边道:“来来来,小三爷,让潘子也攀攀您这支高枝,一路送您到地方我才安心啊。” 


吴邪有些不自然地与潘子勾肩搭背着,心里却是更加抗拒这人!他知道我二叔的真实身份!!却并不像有恶意的样子,难道他…是自己人? 


这个想法让吴邪的后背一下子激起了一身冷汗,他壮着胆子压低声音又问了一句:“潘班头刚刚说的话,可否再重复一遍?” 


潘子暗道吴邪谨慎,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用只他二人的声音说道:“我的代号是「刑天」在三爷「祝融」手下差遣,和「烛龙」分属两个上峰。”说罢,像是确认自己说的是实话般的用揽着吴邪肩膀的手重重地捏了两下。 


得了如此解释的吴邪心中即使惊骇又是激动:原来潘子是自己人!那「潘奎其一」的情报不就指的是大奎?「青行灯」定是他无疑! 


正当吴邪思索的时候,潘子又低声说道:“这次有关巡捕房内鬼的事情,中桶局已经派出王牌来着手剪除了,三爷的意思是,还请小三爷您袖手旁观即可。”一番话说的委婉,却是摆明了态度不再让吴邪插手「青行灯」的事。 


“不行!”吴邪低声抗议着,同时一把甩掉了潘子搭在他肩上的胳膊,“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我一定要把它完成好!”注视着潘子的眼中满是坚定决绝之意。 


潘子一时也犯了难,他在四周环顾了一圈以后,低声对吴邪说道:“这事儿本不该让你知道,我们这边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他是王牌,不日说不定就有结果了!” 


已经开始行动?吴邪的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隐约觉得是个关键的线索,口中却问:“什么人?难道不是你和三叔?” 


“不是,具体是谁这不方便告诉你,他是从重庆调来的,对这边的情况不熟,此次专为内鬼而来,若是你们撞上,恐怕你会被误杀!”潘子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几分焦急。 


自己被误杀?吴邪听了气得哼了一声,质疑道:“连误伤都省了么?我肯定是会被误杀的那一个?”


 “那是个杀人如割稻的阎王人物,小三爷您就听一句劝,将这事儿交由我们去做吧!这说来说去不还是我们这边的麻烦吗?该当我们解决才是!” 


吴邪听到这句话立时来了火气,也不顾是否隔墙有耳,冷冷地看着潘子说道:“抗日是每个中国人的事情!你我身为军人,应为抗外侮同仇敌忾才是!难道日寇在前还要先分清你们我们再决定动不动手?!我们难道不是拥护同一个领袖,效忠同一个国家,保卫同一片土地的吗?”说罢便一把扣上帽子,独自离开了。 


潘子见小三爷急了起来,自知失言,可再想追上辩解,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望着吴邪远去的背影,重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小巷。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