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锵锵鲁西行

6月7日,这是距死亡之组答辩结束三天的大好日子。我们策划良久的鲁西之行终于可以付诸实践啦!这本来是为大四毕业策划的宿舍毕业旅行,可后来因为鲁西鲁东不能兼得的无奈原因使宿舍规模的旅行没能成功,对此我还是深感遗憾的。 



鲁西之行的第一站,就是巍巍东岳——泰山。泰山,我对它知之甚少,它坐落于山东境内,自古是帝王祭天、进行封禅的地方。又有昔日杜工部留诗:“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万山之首,称之为宗,古人对泰山的崇拜可见一斑。 



然而我此行泰山的目的,并非为了一览泰山壮美以及前人登临泰山的磨崖石刻,而是趁着夜色深沉,轻装简从地夜上泰山,只为了泰山绝顶处的一分钟日出耳。 



我们一行三人于晚11:30开始了泰山之行,是夜不凉,有微风来,是个爬泰山的好天气!我们三个小姑娘一路说说笑笑地踏着月色铺好的山路,好不惬意。 



爬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三个人都已经大汗淋漓,这样口干舌燥的时候最是想吃些冷饮冰棍儿之类的来降火,可鉴于吃完冷饮以后的后果不可预料,我们三个最终选择了路边卖相颇佳的山东西瓜。 



却说西瓜的卖相不错,价格更是不菲,6元一斤童叟无欺。怎奈我三人口渴难耐,十分痛快地唤摊主切瓜收钱,摊主一刀切下了一斤半重的一牙西瓜,我们匆匆掏了9块给他。 



冰凉无籽的西瓜咬下一口顿时疲累就褪下去一半,我们也没坐下,就着昏黄的灯光将各自手里的西瓜三口两口就啃了干净,满足之余,自我安慰着这瓜买的好值! 



吃罢了西瓜又是新的一段征程。我们三个且停且爬地一路登上了半山腰的“中天门”。山路一拐,中天门的小平台上就热闹了许多,随处可见坐着休息的登山客,还有更加明亮的探照灯,彻夜不眠的摊贩,这里的西瓜已经8块一斤啦。 



我走得疲惫,跌跌撞撞地抄了个马扎坐下休息。低头看看计时器,不过一个半小时而已,瞬间觉得这时间过得忒快,这泰山夜路忒长。另两人许是补充了西瓜的缘故,兀自举着自拍杆照个不停,只扔我在一旁进气少出气多的打电话报平安。 



休息了不多时,我们三人分喝了两瓶水,又稍稍落了落汗,便又打起精神向上再向上了。 



谁知天公,不,该是山神才对,并不作美,我们出发不久就下起了大雨。山间的雷阵雨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地打落下来,还伴着电闪雷鸣,青白色的闪电就落在离我们很近的位置,说不害怕还是不可能的。不过也许是雨势虽猛不大的原因,我们三人竟然都没有要买雨衣挡雨的想法,就冒着山间阵雨,一路也行至了最后一段山路“十八盘”处。 



到了“十八盘”的时候,周围一起爬山的人也多了起来,有汉子拖着女票爬的,有妈妈拉着儿子爬的,有晚辈搀着长辈爬的,还有许多一大帮人一起爬的,路上虽然累的不行,却也热闹的不行。 



“十八盘”,是到达山顶“南天门”前的最后一段山路。整段路全都是抬头望不到顶的大段石梯,尤其是夜里,手电仅仅能照亮方寸之地,却并不足以找到山路的尽头。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我们咬了咬牙,开始了最后的征程。



看到“十八盘”的标志时,上面记录了这最后的山路有一千六百多级石阶,左右无事,我便低下头开始边数石阶边上山。以一百阶为一个单位,记时外加休息,想着这样转移一下注意,说不定就不会那么累了。 



果不其然,当我最终以极缓慢的速度爬上南天门的时候,真正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一个小时而已。我小心翼翼地向来路探身望去,道阻且长啊,然而我还是一步一步地爬了上来。一千六百五十级石阶,我终是有始有终地爬了上来。一时间,坐在南天门的门口,大口嚼着带来的巧克力,甜滋滋的感觉一直流到了心里。 



我们三人到达南天门的时间是凌晨4:00,当日的日出大约是5:00左右。此时的南天门早已人满为患,提前到达的人们都租了大衣毯子,三五成群地窝在避风的角落里修养声息,等待着临近日出的时候再向山顶进军。 



我们三个四处溜达了一圈,找了家卖热汤面的馆子坐了进去,三碗15块钱的牛肉面一下肚,整个人都熏熏然起来。就又裹着大衣休息了一会儿,看晨光熹微,便动身离去。 



通往“瞻鲁台”的路上已经都是疲惫且兴奋的观日大军了。大家身上都裹着南天门租来的军大衣,向着相同的目标缓缓行进,一步一步地,坚定而又急切,抬头望着日出的方向。 



凛冽的寒风席卷过每一个站在瞻鲁台上等待日出的人,我们三人依偎着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将手统统缩回了袖子里,任由八方山风来袭,径自岿然不动。 



因为我们都是头一次在泰山上看日出,真正要等到日出东方的时候,我们却不知太阳到底该从何处升起。这虽然听着滑稽,可当时等在瞻鲁台上的大多数人都还是看错了方向的。 



旭日东升之前,天际其实并不是泛白的,而是泛红。像胭脂一样的红色顺着目之所及的天际细细地缠了一圈,而真正的太阳,却早已升至半空,等着穿破层云,向世间普照它的万丈光芒。 



当我们找对太阳即将出现的位置之时,橙红色的大火球已经要呼之欲出了。因着天气并不是很好,一层层的灰云围着太阳兜兜转转不肯离开。于是我们看到的太阳就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商人妇那样,先是露出一点,然后钻进云层,未几又露出一点,复又钻进云层。过程坎坷,等待艰辛,一分钟的日出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被我们收进了眼底。 



看日出的感觉,很奇特。不一定是所有美好褒义的形容词的叠加,但我一定没有觉得失望! 



我们从科学的角度形容,有太阳系的那天起,红日在地球上东升西落就是个不变不逆的事实了。日出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存在了上亿年,不管我来不来看它,它都照样出现,即使有云有雾有雨,太阳总在这里等着你。 



然后是神话故事的角度,盘古开天辟地,经一万八千年劈开混沌,左眼为日右眼当月,此后千百万年,日月更迭不废,山川河流不死,是以华夏大地千年繁华。 



这样想来,我们所看到的日出,不过是这千百万年来再普通不过的一次,更不过是我们二十多年千百多天中的一天。然则何来的激动与欣喜呢? 



大概是因为我们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地专门为了看日出而来,风雨无阻,披星戴月地站上了瞻鲁台,就为了站在五岳之巅,真真正正地看上一眼泰山日出吧。又或是因为日出虽然常见,但我们行走于世,每日庸庸碌碌,哪里称得上每天真正地坐在窗边街外看着旭日东升,迎来新的一天? 



是以当我们真的为了看日出,不惜夜上泰山,不惜迎风冒雨,不惜临风而立的时候,这样的几十秒钟,才显得分外的珍贵。 



我们的日出,不仅仅是那几十秒的光芒万丈,而是从我们登上泰山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 



激动地望着东方的太阳,那太阳四周的云也似有了变化。如果在日出之时有人对我说,三十三层离恨天,离恨天上有神仙。我想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信了。因为那太阳边的层层灰云,真的好想是有生命一样地在流动。那一刻看着天边的流云似水如桥,又像是列队而行的奇兽,我一瞬间竟觉得文思枯竭,无以言表。很奇妙的景致,很奇妙的观景错觉。 



我脑子里冒出的竟是李白那段《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光怪陆离的形容:“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或许没有这样夸张,可我想我们感叹造物神奇的那份敬畏一定不相上下。 



当然,我更敬佩古人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想象力要远远丰富于我们今天的程度。试想,在一个没有电灯电子的时代,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人,将自己的梦境描述的如此奇特精彩,实是我们今天的文人笔者难望项背的。 



日出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短短十几分钟,山顶上就已经大亮。山风也不在凛冽刺骨,周围了云雾也都被阳光驱赶一空。站在不规则的大石头上,俯视着周围巍巍群山,也许并没有十分强烈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不过我另外很喜欢的一句话却得到了作证:“高高在上,诸君看吧,朕之江山美好如画。登山踏雾,指天笑骂,舍我谁堪夸?” 



接下来的下山路远远比上山路要轻松得多。只是俯视着脚下密密麻麻的石阶之时,未免还是有些腿软。又一边暗自庆幸:还好我们是夜上泰山,看不见前路多艰,不然仅仅是站在十八盘下往上望,也足以让我们望而却步,打退堂鼓了。 



等我们坐车到达山脚的时候,虽然才不过九点,但已经是艳阳高照了。我抬起头眯着眼睛仰望着我们不就前望眼欲穿地盼出来的太阳,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望着太阳心下偷偷决定:姑且一天,让我称你为“可爱的太阳”吧。 





下山以后我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孔子故里——曲阜。三人住进宾馆的时候已经累得只想睡觉了。经过一番合计,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便利让我们直接将快餐订到了宾馆门口,三个姑娘坐在房间里大快朵颐然后倒床便睡。从乾坤朗朗,直睡到夕阳西下。 



第二日的伊始,我们三个收拾好行囊就来到了孔庙门口的“万仞宫墙”,翘首等待着孔庙的“开城门”仪式。虽然没看之前就知道这样的文艺表演不过是地方旅游局为开发资源而打的噱头,不过,本着“来了就要玩儿尽兴”的原则,我们仨还是顶着烈日将这仪式从头看到尾,不想留遗憾。 



孔子是春秋鲁国人。在那个周天子空有其名其实难副的动荡年代,他崇尚周礼,无疑是对周天子最大的尽忠。周王官要求学生要掌握六种基本的技能:礼、乐、射、御、书、数。我想,这其实和今天要求学生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一个意思。可见春秋时候有社会地位的人,应该还是有一定真才实学的。及时如孔子这样的文人,也是腰带佩剑,并非羸弱不堪的。 



曲阜有“三孔”,孔庙、孔府、孔林。我们买好通票以后并没有就近参观孔庙,而是别出心裁地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孔林。事实证明我们的方案实在是妙不可言。 



九点多钟的孔林门前,无论是行人还是游人都寥寥无几。我们穿过长长的神道,一路来到了“至圣林”的牌坊前,一行三人检票便进。忽听招揽生意的导游将导游价由80一路降至了20,我们又回过头去花了20块钱,请了导游陪我们一起入林。 



电瓶车带着我们一路开入了孔林。目之所及全都是林立的墓碑,有方头的,圆头的,这象征着埋在这里的人生前的等级地位。可是墓碑实在是太多了。毫无章法顺序地立在地间,看的人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不过转念一想,我们是来看望老师的祖师爷的,满心虔诚,孔子一定会庇佑我们哒!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对孔家陵墓的恐惧之心。 



电瓶车一路驱车到了孔林的中心——孔子墓前。这里又是单独的一个院子。过了一个泗水桥,导游说:“圣人门前水倒流。”虽然现在并看不见,可是既然有这样的说法,我们也是一定相信的。 



再进门是孔子孙子的墓,然后是孔子儿子的墓,最后才看到了大成至圣文轩王——孔子的墓。导游说,孔子晚年研究《周易》,亲选了自己死后所埋之地,又吩咐后人要将自己的子孙死后葬在自己周围,形成“携子抱孙”之象。令我这个后人听来,颇感玄妙。 



而后我们又步行折返回孔庙、孔庙参观,午时吃了孔府菜中的豆腐,还有一尾新鲜的尼山红鱼,三人好不满足。 



孔庙、孔府观完的感觉远不及参观完孔林给我的震撼强烈。虽然导游极力希望我们继续付钱来让她讲解孔庙孔府,然而还是被我们婉拒了。 



晚间坐在前往济南的高铁上,我就在想:孔子,春秋时期的一个传道授业的夫子,一个遵循周礼,丝毫不敢有悖的普通人。十四年周游列国,游说四方,宣扬他的仁爱道德,有为治世。 



孔子弟子三千,七十二贤人,儒家相传千年,至今犹存。只要我们还称呼自己的父母,兄长,那我们就是孔子的门人。儒家思想就是在这样地影响我们。 



如果有人问起什么是长生?什么是不朽?我觉得孔子就是长生,他的思想学说就是不朽。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可孔家却一直传到了如今。且不论正宗与否,他们信儒家思想,他们认伦理道德,就说明孔子的思想还在。 



我们泱泱华夏有千年的历史,有数百位曾经统治过一方的霸主。朝代几经更迭,然则我们或许记住一朝一代,或许记住几贤几圣,却没有一人的主张和思想能够传递如此多的朝代,没有一个人及时身死形灭也能毫无悬念的被成为帝王师。 



孔子,真的很了不起。 



他一己之身,福泽百代不衰。



门人弟子千年后犹存。 



仁者,无敌。不论是人,事,物,亦或是宇宙洪荒,历史长流。 



皆不敌孔子也。 





曲阜结束的当晚,我们乘高铁前往泉城济南。又在第二天游览了大明湖趵突泉等景,因着季节不对,既没有看到映日荷花别样红,也没有看到趵突泉水的“趵突腾空”,未免可惜。然女伴们在大明湖畔狠狠地过了一把“雨荷”瘾,开开心心地照相照了个够。 



晚间一趟京沪高铁,将我一行三人送回了南京。三天游行,累则累以,然着实不虚此行。齐鲁大地,物产丰富,资源充足。境内有崇山峻岭,东又临汪洋大海,实在是个好地方!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