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17

【故事一:初入洋场】——拾

吴邪端坐在黄包车上,身体随着车身一摇一晃地摆动,而他的双手却抵在膝头死死地攥住拳头。吴邪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能回头,千万不能回头!”

「潘奎其一」的情报一遍遍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这是多么的巧合!他刚刚约出大奎来吃饭,分手时就遇到了潘子经过!

在学校里听到过的话又响在耳畔:“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巧合的事情,你所看见的不过是巧合的假象!”这话他如何不知?他就是亲自制造了“巧合”,才如愿将大奎单独引了出来啊!

这个潘子也一定有问题!

吴邪此时的脑子已经乱做了一团:他明明已经抓住了大奎露出的马脚,可半路却又被潘子横生了枝节!这该死的「青行灯」到底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

正在吴邪绞尽脑汁也一筹莫展之时,车夫已经将车停到了吴公馆的门口。思绪就此打断也只好作罢。付钱给了车夫,随后整整衣服便走进了吴公馆的大门。


路过吴二白书房的时候,半开着的屋内传来了吴二白有些低沉的声音:“是小邪回来了么?你来一下。”

吴邪一听是二叔的声音,连忙应了一声,然后推门进了书房。随即又将门关紧。

坐在书桌后的吴二白显得有些疲惫,自从他给吴邪下达了任务以后,这两天他也不在公馆。

吴二白看了眼一身夜露的吴邪,又低下头去批写桌上的文件,问:“交代你办的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吴邪心里有些打鼓,低声答道:“已经锁定了两人,具体是谁还不确定。”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吴二白写字的手顿了一下,他也没再多问,便说:“我刚得到消息,你三叔那里也听到了风声,准备下手清理门户啊。”

吴邪听自己二叔平平不带一丝情感的语调的时候,后背上的汗毛几乎全立了起来,心想:二叔一定是知道我去找过三叔通风报信了!当下硬着头皮一声不吭地等着吴二白发难。

吴二白见状果然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做起了身子抬头仰望着吴邪。说是仰望,可吴邪还是能透过吴二白那深不见底的眼瞳感受到一阵阵的威压,让他恨不得立刻与吴二白错开目光。

“他用的人可是个老资格,我要你在那人动手之前把活儿做完!不但要快,还要干净利落!”

吴邪觉得二叔根本就是在借此来责罚他向三叔托出了实情!既然一定要找出「青行灯」来,那由谁找出来不是都一样吗?难道非要兄弟阋墙以后才能外御其辱?

吴邪心里有些不服气,当下硬邦邦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二叔放心!”也没等吴二白吩咐就径自开门走了出去。

吴二白看着自己仍旧年轻气盛的侄子,目光中有着些许的隐忧。“毕竟还是太年轻啊!”他心中想着。


吴邪回到自己的卧室,重重地撞上了大门,然后将外衣胡乱的脱在沙发上,身上的零碎也都一并解掉置于桌上,倒身将自己狠狠地摔进了大床。


“噢!”他的头猛地被枕头下面的一个有棱角的盒子硌了一下,他旋即坐起身来,将手伸入枕下,摸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红木匣子。

能在吴邪枕头底下放东西的人,在吴公馆里除了吴二白自是不作他想。吴邪颇有些纳闷地打开了匣子——一把柯尔特M1911A1型手枪静静地躺在匣子里!下面还整整齐齐起码放着用油纸包着的几十发子弹!!

吴邪此时的手已经止不住地有些颤抖,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放下匣子,从里面拿出手枪。入手的冰凉触感向他传递出这支枪是怎样的一把杀人利器。

他一手握枪另一手缓缓地摩挲着这把枪身上的每一个零件。吴邪当然知道,他此时拿在手中的,是正经的美军装备,而且是专供美军军官所用。即使二叔在南京那边有天大的面子,在非作战部队,也不是能轻轻松松就搞来这么一把手枪的。

他此时的心情既是欣喜,又有些说不出的别扭。二叔竟然不声不响地为他备了这样一份大礼,可当着他的面又是那样不通情理地严苛。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的二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邪将手枪把玩了一阵后,放回了匣子,妥善地藏在了屋内。复又躺到了床上。

二叔既然对自己下了如此大的血本,可见也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将这初出茅庐的第一个任务漂亮地完成的。可自己又如何不想来个一鸣惊人,好让二叔三叔还有那个对自己一脸不屑的「西府海棠」刮目相看?

吴邪在床上辗转难眠,一方面是自己二叔的多方催促,一方面又是自己自尊心的作祟想要有所建树。离二叔限定的期限还有四天,他要在这四天里从潘子和大奎之间甄别出真正的「青行灯」并且将他杀掉,同时他觉得他还有必要将另一人的底细调查清楚。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在如此混乱的世道里,他不能放任任何一点有可能威胁到他的国家的安全的不确定因素。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闪进了吴三省公寓的大门。

屋内并没有点灯,只有昏暗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使屋子里丝丝缕缕的烟气无所遁形。

“他没有事儿吧?”低沉喑哑的声音蓦地响起。

“回三爷,我一直都在「大三元」门口等着呐,他们一出来我就把大奎架走了,没让小三爷和他多周旋。”来人低声应道。

“我这个侄子初出茅庐,辛苦你啦。”

“您看您说的哪儿的话啊!您不是让我多留意着点小三爷怕他吃亏嘛!我白天在苏州河边上看见那个小叫花要抢小三爷的时候差点儿就过去把人拉来了!可小三爷他一样错不犯二回,还反拿住了那小子让他帮忙给大奎下套!我在茶楼临窗看的真真的,小三爷一举一动都跟真的似的,天衣无缝!”潘子忍不住将白天的见闻都说与了吴三省,“不过话说回来,小三爷这是怀疑大奎?”

吴三省缓缓吐了口烟,答道:“恐怕那孩子还真抓住了大奎的什么毛病,他这样不依不饶地盯着大奎…

“潘子,你从明天起,跟大奎搭班。帮我看看大奎到底是不是内鬼,也顺便照应一下我那大侄子!”

“是!三爷!”潘子应下声后,见吴三省冲他摆了摆手便准备离去。

行至屋门口的时候,又听吴三省一句:“等等!”

“三爷?”

“不得已的时候…告诉吴邪你的身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是个好孩子,会有分寸的…”

“我懂了!您放心!”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