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12

【故事一:初入洋场】——伍

第二天一早,吴邪照旧与吴二白一同去了上海银行上班,虽说有任务在身,但表面的功夫一定得做足才是。

看着办公室内的钟才走到十点,吴邪的心下有些着急,他恨不得快些到下班的时间,好去巡捕房和三叔交代。

正想着,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吴邪收拾好心情,清了清嗓子道:“请进。”

进来的,是个二十一二岁的男人,一张有些木讷的脸再配上一身不太熨帖的格子纹西装,让吴邪一时间看不出他的来意。

来人似乎看出了吴邪的疑惑,当先开口道:“经理您好,我叫王盟,是新晋的人事处副经理。您的副手。”说罢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吴邪。

吴邪有些纳闷的嘀咕道,这又是整的哪一出啊?顺手翻开了文件——这是一份上海银行的人事调令,白纸黑字地写着王盟任人事处副经理一职。复又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身前这个叫王盟的人。

“吴行长说,银行的事情有我,不必挂怀。”王盟直视着吴邪的双眼,意味深长地说道。说话间,他原本木讷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高深莫测。

“那,这屋里的事情~就拜托王兄你了?”吴邪试探的将文件回递给了王盟。

对方微笑着接过,让出道来,向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吴邪感激地向对方一笑,立即拿过自己的风衣围巾还有礼帽,扬长而去。


吴邪出了银行,将自己围巾拉高,礼帽压低,看似随意地穿行在租界的人群之间,思量着自己下一步要前往的地方。

巡捕房?不不不,贸然前去巡捕房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有可能打草惊蛇。还是先到「广宁楼」去转转吧,说不定「西府海棠」能给我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吴邪确认了路线,便随手招了辆黄包车,吩咐车夫:“「广宁楼」”


「广宁楼」是租界与华界之交的一处极大的戏楼,三层的戏楼处处沿袭了旧清皇家楼台的雕梁画栋,而细看又不失江南人喜欢的精致典雅。楼内更是分一二三层,来满足租界华界两两处人的观戏需求。吴邪迈入戏楼,看了这独出心裁的布置,心下也禁不住暗叹声好。

此时还未到中午,戏楼还没有正式开业,吴邪对看门的小童说明自己是要请楼里的戏班做出堂会,特来预约,才被请入楼内,等待老板的到来。

吴邪在一楼随意打量着四周的布置,等待着戏楼老板的出现。心中暗忖:这里既是我们的地方,想必当老板的人该是二叔手下一员干将吧。

不多时,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一脸和气地迎了上来,作了一揖后向吴邪说道:“这位先生,我是这个戏楼的老板,鄙姓海。听说您是来请戏班做堂会的?”

姓海?莫不是个满人?吴邪暗自奇怪道。但还是有样学样地客气道:“不错,家叔过几日要办寿辰,听说海老板的戏班全上海都是数得着的,特来一邀。”

“过奖过奖,不知您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没有?看看请哪个角儿去合适啊?”海老板一脸谄媚。

“啊,我初到上海,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只是家叔说这「广宁楼」里有个妙人,叫我一定要请去。”

“哦?此话怎讲?”

“「都道牡丹应倾国,也惧西府敢争春。」”吴邪状似漫不经心地说着,同时留意了一下四周是否有人在偷听。

海老板闻后神色一凛,随即脸上露出了更加谄媚夸张的表情:“啊!我晓得我晓得,那这位少爷,您既要亲自拟定戏目,那还请三楼包房内详谈。请!”说罢遍引着吴邪向戏楼的三层而去。

戏楼内部分为三层:一楼的大厅摆着清一色的方桌长椅,是共华界的百姓听戏赏戏而用的。占地宽敞也拥挤不堪。

二楼是一圈雅座,半包围着戏台,除了正对戏台的那侧隔出了三间稍大的雅间,摆的桌椅也上了档次,这是给租界里的姥爷太太们听戏用的。

而第三层,只有三面六个包间,包间之间相互隔断,初听戏一面外互不相接,是给有听戏爱好的洋人,还有上海的达官显贵们准备的。包间内摆了西洋的真皮沙发,大理石的茶几,还摆上了时令的水果和一些茶点。

吴邪被老板引着直上了三楼最里面的包间,这里白天没有人光顾,靠近戏台一侧的观戏口,此时也被厚厚的幕布所遮盖。方寸大的地方此时密闭起来。

海老板请吴邪坐定,侧耳听了一阵,确定周围没有动静了,才一改刚才衣服奸商嘴脸,略显严肃的说:“先生,要找的是什么人?”

吴邪看这老板依然在试探他,觉得对方未免谨慎过了头:“此间老板「西府海棠」,难道不是阁下?”

对方听后一愣,随即又失笑道:“「西府海棠」确是此间老板不假,可我确不是「西府海棠」。”

“什么?”吴邪大惊,“你不是「西府海棠」?!”他脑子里开始飞快地琢磨这里的情况,还有脱身的路线。他想了想,六七米的高度,跳下去该有些狼狈吧。

“少安毋躁,少安毋躁,”对方一眼望穿了吴邪的焦虑,连忙解释:“「西府海棠」身份隐秘,这里的联络是他负责,但人前的老板确实在下,您称呼我老海即可。”

吴邪的心总算踏实下来,“他现在哪里?我要见他。”

“这我也不清楚,他只是每周定期来这里交接情报,布置任务,我确说不好他真正的行踪。您今天来的突然,实在是没有准备。”

吴邪听后一阵烦闷,心想本以为能跟这「西府海棠」商量一二,却将人扑了个空,“那我要找他该怎么办?”

“他明晚会来戏楼听戏,七点钟的时候在三楼这个包厢,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吴邪心下了然,目前找「西府海棠」一同商量才是正道,通知三叔的事,还是先放一放吧。便对海老板道:“那我明晚过来。”

“到时我会安排您和他在同一包房。”

“多谢老板。”吴邪拱了拱手,作势要往外走。

“为了安全,还请您留下句话吧,毕竟您是生面孔。”海老板当先一步伸手拦住了吴邪。

吴邪这才想起,自己一进门还未通报姓名,话到嘴边,却又改口成了:“「一见生财、天下太平」,他应知道我是谁。”

“在下省得,这就送您出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