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11

【故事一:初入洋场】——肆

回到吴公馆,吴邪是被司机架着回到屋子里的。吴二白皱着眉看着酩酊大醉的吴邪,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邪也觉得十分不解,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喝多,但脑子里就是一团乱麻。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自己的下腹一阵阵的火热。

吴邪急急冲入浴室,也没顾得上脱衬衫,就直接打开淋浴,企图用冷水使自己清醒过来。

冰凉的水流果然使吴邪清明了不少,身体可疑的燥热也被平息下去。他就势将衣服褪尽,洗了个冷水澡。待彻底清醒后,才换上睡衣,去了吴二白的书房。

吴二白回来后果然未睡。吴邪敲了门便走了进去。二叔正在皱着眉看一张纸,闲下来的那只手在一扣一扣地敲着桌子。

“二叔…”吴邪垂首现在书桌前。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吴二白一脸严厉地看着吴邪。他从没见过二叔这样严厉地说自己。

“我不确定,其实到与最后一个小姐跳舞为止,我都是很清醒的。”吴邪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他一直都在保持着清醒,直到,和云彩共舞,闻到她身上的馨香,有些腥甜,令人目眩,“我觉得,那个云贵绸缎庄的云彩小姐,有点不简单。她身上的味道,闻得我头晕。”

“照你看,那女孩是有意给你下套?”吴二白眼中精光一闪。

“不得不防。”

“这事先放一放,眼下来了更急的事!”吴二白敲敲桌上的信纸,“刚刚接到的情报。”

吴邪伸手取过,上面写了五个字——中央巡捕房。

“二叔,这是?”吴邪不明就里。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青行灯么?我们的人已经将范围缩小到中央巡捕房了。”吴二白没好气地说。

“中央巡捕房?那不是?”三叔的地盘?吴邪敏锐地觉得二叔的不悦与三叔脱不了关系。

“哼!人都摸到他眼皮子底下了,竟然都没发现!亏他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吴邪想起了他上次被人抓进中央巡捕房的事。

“二叔,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三叔…三叔他…”一牵扯到两位叔叔的事,吴邪就自觉的充当起了和事佬。

“你!闭嘴!”二叔果断将他的话打断,看着吴邪先是欲言又止,又咬了咬牙低声快速地说道:“我下面说的话本是不该对你讲的,但是把你蒙在鼓里也没什么意思,你记住!这件事绝对不许再跟其他人说!”吴二白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你的三叔,吴三省,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就是中~统~局,一组一科科长,代号祝融。剩下的,你自己就能想明白了吧。”

吴邪紧紧攥着手中的纸,半晌说不出话。他震惊地看着吴二白,对上二叔极为确定的眼神时,才将一切的一切想明白过来。

原来,原来三叔他也是党~国的情报人员!他和二叔是一样的!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国家!没有当亡国奴!吴邪心中顿时又涌起一股豪情!

“那三叔和您…”吴邪不明白二叔为何和三叔闹的这样别扭。

“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简单说,就是我们的上峰并不是同一人,我们的工作成绩会决定我们的上峰谁更受器重。”吴二白有些无奈地解释,“这是政治,你不必明白。”

政治?难道政治比保家卫国还重要?!吴邪想这样质问他的二叔,但看着二叔灯光下疲惫的神态,终是没能忍心说出口。二叔,也是不愿意这样的吧。

“那就是说…青行灯…在中央巡捕房?那三叔会不会有危险?”吴邪将话题引回了正事上,心中又担忧起自己的叔叔。

“那也是他活该!”

看着二叔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吴邪也有些头疼:“这,我们该怎么办?派人通知三叔?”

“派谁?我们两边的人都相互瞧不上,说不定消息传过去,他们还以为这是在给他们设套!”虽然无奈,也是事实,这就是政治。什么事情,一牵扯到利益,再单纯的动机也会变的复杂。

“不然…我去吧!三叔会听我的!”毕竟自己是他一手带大的侄子。

“我还是他亲哥哥呢!他要听我的,会有今天这样的事?!”一句便戳破了吴邪的想法。

“这事,还是你来做,从中央巡捕房把这人找出来,然后做掉。能不惊动你三叔最好,要是被他发现,就跟他说让他别妨碍你!”二叔口气颇为强硬。

“嗯…我知道了。”吴邪硬着头皮应下了。

“至于你需要什么助力,到华界一个叫「广宁楼」的戏院,找一个代号叫「西府海棠」的人,这是暗号,他自会助你。”

“哎?那戏楼果然是我们的人开的!”吴邪边说边兴奋地接过另一张小纸条。将上面的暗语默默背下,「西府海棠」,莫不是个女人?

“说正事!给你七天,够不够?”打断了吴邪的绮念。

“七天?”吴邪瞪大双眼,“二叔,您太急了吧!”

“青行灯只是个马前卒!我们不能跟他耗太久!”吴二白不耐地解释。

“是…我明白了!”吴邪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

看时间不早,吴邪便离开了书房,回屋休息。


躺在床上,吴邪又是一阵翻来覆去。七天干掉青行灯,靠他一人肯定没戏,二叔又不让他去找三叔,这不是舍近求远嘛!真是个固执的老家伙!不过,要是换了三叔他老人家,估计也是打死不会来找二叔的吧。死要面子活受罪!

还是想想青行灯会是什么人吧!一个中央巡捕房,怎么也有好几十号人呢。那如果我是青行灯,要打探租界内的人员动向,就一定要有充分的活动自由。所以我不会是看守员或者做文案之类的人。

要是要求再高一点,我得结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好方便获得情报,要有一定的威信,那么我就肯定不能是一般的小喽啰,我应该是个班头之类的小头头。

不知为何,吴邪脑中浮现出当初将他强押进巡捕房的那个可恶班头的脸。依稀记得,三叔叫那人“大奎”。

随后吴邪揉了揉脑袋,想要将那件不快的事从脑中赶走,继续分析青行灯的身份。

再假设这人并不知道三叔的身份,但他都至今没能在三叔面前露出马脚,说明他应该很对三叔胃口,很可能是三叔的心腹…

吴邪想到这儿,身上又是一阵冷汗:这人一定要尽快除掉,否则他在三叔身边呆的越久,三叔就越危险啊!!

吴邪越想越害怕,他决定,不管二叔生气也好,责罚也罢,他都要将青行灯在巡捕房的消息告诉三叔,让三叔早作准备!

做好了决定,再看表已经是4点多钟,吴邪赶忙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