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湘西游记

2015年的3月23日,我独自一人背着简单的行囊登上了飞往湖南长沙的客机。

长沙,湖南的首府。一个我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貌的城市。我对它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这是一个“红色”的城市,这样的一个位置上。除此以外,便是湘菜的热辣,还有我挚爱的臭豆腐。

因为机场“调度”的问题,我比预计到达长沙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等我联系上从北京来和我会和的女票以及来接机的静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长沙这里的天是灰蒙蒙的,让人看着不甚敞亮。我们到了长沙市内的时候,又赶上了晚高峰,开车的小哥也真是一把好手,生生地将七座的商务舱开出了漂移的架势:既快,且稳,又不失惊险。

小哥的一脚油门直奔了长沙市中心的小吃街——太平街。静姐带头下车,引着我们从街头徐徐迈进。

刚一入街,两旁便是满满当当的小商店铺。果然,科技、信息、交通、经济的发展,带给我们的便利在各地都没有什么差别了。不过,我还是在路旁看到了我行程单上的目标之一——贾谊故居。青砖墙上的大门紧闭,上挂一蓝底白字牌,曰:周一闭馆。看得我心下一凉,未免有几分失落之感。

贾谊其人,我知之不详,但也总记得起一句:“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喟叹。贾生高才,却无处施展。后来又查得《过秦论》出自他笔,才恍然大悟其人博雅。又可叹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觉得汉文帝其人荒唐,服丹药死活该,枉对其“经天纬地曰文”的谥号。

带着小小的遗憾拍下了大门紧闭的贾谊故居,因着静姐相陪更是不好意思去寻觅自己攻略上的小店,便挑起了个话头,问问静姐是哪里人士。答曰:“常德”。我脑中先是灵光一现:这地方我听过!复又死活也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得过这一地名。一路苦苦思索,终于让我想到了出处:常德保卫战!脱口而出时静姐有些惊讶,不知我竟是由此想起。下一刻,我又陷入了思索守城将领的苦海中。其实我是记得那支国军的番号下标有“虎贲”的别称。但守城者是谁我确实不曾回想起来了。一旁的女票笑我太过神经,这也用得着纠结么?连静姐也不知道是谁啊。我却觉得,那浴血奋战阻敌半月之久的将士,真真称得上是英灵,该当为后人所铭记敬仰。五十二军军歌中有这样一句:“凯旋作国士,战死为国殇,精忠长耀史册上,万丈光芒!”

晚饭是在老长沙龙虾馆吃的小龙虾。湘菜的香辣味道让一向挑剔的女票也停不下筷子,味道的确正宗!

是夜,所住之处,安全的足以夜不闭户,一觉无梦地睡至天亮。

第二日,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前往韶山。为此我还特地在被窝里百度了一下韶山者何?一查才知:有舜帝治水,路经此地,从者乐,引凤来仪。因其从者所奏之乐为韶乐,是以引凤之地为韶山。下列韶山八景,也都荒诞离奇。

到韶山的第一站就是毛泽东广场。一下车,看着广场上的人不甚多。行至毛主席的纪念铜像之处,在正面有一条红地毯。上面错落地站着几群手持花圈的游客,在导游严肃的有些滑稽的宣布声中,也以同样的严肃和滑稽参拜着这尊高10.1米的主席铜像。

不是参观,而是参拜。

我私以为此行为甚是荒唐。那高高在上的,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一个伟大的人。他为后世敬仰可以,赞美可以,怀念也可以,但如此“隆重”地参拜,俨然将其当做神明来供奉,真的合适吗?这和开宗立祠仅差了个屋檐门面而已啊!想那万世师表的大成至圣先是孔子,也不过是得后世学生几柱香火而已。

后又游了主席的故居,主席旧日办公之地,一趟走马观花耳。

中午我们驱车赶往湘潭,为了看望在那里求学的表妹。妹妹身量高挑细长,大方可爱,一顿午饭吃的宾主尽欢。此次湖南之行的一大要务算是圆满完成,对各方长辈都有了交代。

回城的车上,三个女子睡得东倒西歪,只余开车的小哥一人归心似箭,虽是不妥,但瞌睡虫来了谁也抵挡不住。

目的地是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我与女票二人上山,一份岳麓山的地图指路,一杯10块的奶茶驱寒,从山顶慢慢往下转悠。

黄兴墓,是非看不可的一处。在网上查阅景点时,照片下写了一行字:指挥刀,炮弹筒和笔筒,他只带走了这三样东西。就为了这一句话,我对女票说:“我一定要亲眼看一看这位伟人。”

黄花岗起义,昔日又称作“孙黄起义”,可见黄兴将军在那段动荡的历史中也是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可是今天,孙先生葬在旧都的紫金山上,毛主席在国家的心脏光芒万丈。黄兴将军仅余了方寸之地的一隅,千金埋骨。

沿黄兴墓而下又拜谭馥墓,蔡锷墓,翊武亭,行经麓山寺,爱晚亭,直至岳麓书院。

买了门票,眼前的书院称得上曲径通幽美轮美奂。我边行边对女票感慨:“若是能在此求学,吾此生无憾矣!”她笑我白日做梦,我却愿长醉不愿醒。

临近傍晚,我们又在橘子洲头走了一圈。湘江上的风吹得恣意,也吹乱了那洲头石雕的一头俊发。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晚饭在长沙的老字号火宫殿吃了一桌子的湖南小吃。到了住处被静姐告知第三日要早起去赶凤凰古城的散客旅游团。真正的湘西之行,至此才算真正开始。

我们经过了七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在晚上8:30才踏上了位于湘西腹地的凤凰县城。一路上听着导游漏洞百出的白话,连觉都睡不安稳。

为了解决晚饭,我们拿着办好的门票以及一份不甚精确的手绘地图(价值5元),进入了凤凰古城。

说是古城,恐怕连这里的砖,瓦,石,房都再没有古味可言了。商家商家商家,数不清的特产店,小吃街,以及大片的酒吧清吧相互拥挤着,将凤凰装点成了一个打着凤凰古城名号的商业城市。

我和女票也沿着地图在这里转了一大圈。她对特产念念不忘,而我还在勉力地找寻着《边城》的痕迹。最终,没能驳回她对一家臭豆腐店的要求,我们停在摊子边,等着店主小哥为我们炸臭豆腐。

等吃的时,有个穿着校服的小男孩来到摊子前取走了他买的吃食。我好奇心起,拦着他问了一句:“小弟弟,这里以前是这个样子的吗?你喜欢现在还是以前的这里?”那小孩没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只是答了一句:“喜欢现在。”便拿着吃的跑了。

炸臭豆腐的小哥在一旁听了笑着告诉我:“他还小呢,不懂你的话。我以前就生活在这里。以前这里并没有这样多的人,也没有现在热闹。我小时候要去一趟吉首县城要走七个多小时的路,从天不亮一直走到下午。然后到县城上住一晚,买些东西,第二日又急急忙忙的走回这里。”他边说边手头不停地盛了臭豆腐给我们,女票只吃了一口,便大呼美味,大快朵颐起来。我则边吃边与那位小哥攀谈起来。

苗族小哥朴实而又热情,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臭豆腐又美味,我们没忍住又点了一份来吃。他还推荐了他家里腌的水萝卜块,也是五块钱一份。粉红色的腌萝卜看上去十分的诱人,让从来不吃萝卜的我也忍不住咬上了一口:清脆,微酸,只一口就爱上了这个味道。小哥还笑着告诉我:这就是用温水和盐一起腌制而成的。还热心地叮嘱我自己在家做的时候要注意密封,不能泄气。夏天的时候来上一块,暑气尽褪。

我一口腌萝卜一口臭豆腐的吃个不停,眼里竟也有泪水欲出。怕被嘲笑又生生地憋了回去。我知道,我是被这里的人,这里的美味所感动到了。一如当年读过的《边城》,我在那一刻觉得自己离沈先生笔下的边城是那样的近,那样的亲切。我在这苗家小哥的身上找到了《边城》里的苗家少年的影子。淳朴,善良,简单,快乐。真的让我从心里被他所打动。

外面的世界较沈先生所处的年代已经有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今天的凤凰古城更是较他笔下的《边城》面目全非了。可即使是这样,我竟也有幸见到了《边城》里所写的那样淳朴善良的苗族少年,只这一项,我便觉得我不虚此行。

今天的凤凰古城,已经不再能用边城来描述了。它如今变得更繁华,更热闹,更开放。这里的人们也不用再辛苦地背井离乡去外面的世界讨生活了。或许,翠翠和傩送的悲剧永远都不会再在这里重演了。

第四日的上午,我们在氤氲的雨幕中随着导游又走了一圈古城,听着他沿路的稗官野史,又进了熊希龄故居,沈从文故居,杨氏祠堂去留下了足迹,便匆匆坐上大巴离开了凤凰。

走之前,我不惜超出约定的时间也要再上前一夜的苗族小哥店里再去点上一份臭豆腐,可惜却看见他的摊子还没有开门。就这样携着些许的遗憾,踏上了归程。

最后一日的上午,我们乘飞机离开了长沙。湘西之行也就这样匆匆地结束了。

我想以这样的一句话来结束这篇游记:天下之大,唯有美食与美景不可辜负!还有,做一个有良心的人。

评论(8)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