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多余的话(吴邪的图书馆奇遇记)

八月里的金陵城就像一个大蒸笼,偌大的校园里竟没有一处清凉之地可以摆脱这潮湿而闷热又如影随形的空气。

吴邪穿着短袖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还有——热得要死的休闲皮鞋。古板而教条的系主任明令禁止他们穿着人字拖,洞洞鞋进入图书馆,教学楼等“严肃”场所!违者重罚!这还真是——够bt!

吴邪将从小花儿那儿强征来的自行车骑的飞快,贪恋着借此而生出的气流,以求缓解这该死的低气压所带来的憋闷与燥热。

可当吴邪一路飙车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他发现,汗流浃背的自己更热了。他猛地来回甩着头上的汗珠。再停下时,四周的景物就像是万花筒里那样晃晃悠悠的。

吴邪暗骂了一声这鬼天气,定了定神,觉得脑袋不晕了,才迈步走进图书馆。

一进图书馆,吴邪就觉得吸进鼻腔的空气终于不再是38度的了,身上的汗也渐渐落了下去。他贪恋着图书馆里的舒适,倒把借书的事忘到了一边。

待吴邪在阅览室里看够了杂志,他才想起自己本来是要来借书的。

他走到查询机前,将书名敲了进去。电脑显示他要借的书只有一本,在三楼的闭架书库。

“闭架书库?什么神奇的地方?”吴邪自言自语,手底却毫不犹豫地将书架编码抄在了便签上,方便找书。


“您好,请问闭架书库是什么地方?”吴邪走到一旁的借书处找值班的老师询问。

“哦,你要借书?”看到吴邪点头后,女老师抬手指了个方向,“从那边上三楼,走到头就是了。”

“谢谢老师。”吴邪礼貌地回答着。心道:没想到三楼还有书库,真是新鲜。

吴邪照老师的指示,从一条铺着马赛克青砖的楼梯直上了三楼——这里的光线明显没有一楼大厅里的明亮,已经称得上阴暗了。走廊里也静悄悄地没有老师或学生。

好在楼到尽头果然有一扇门是半开着的,门内还泄出了阳光照进楼道里,吴邪顿时觉得那道阳光看上去还真是温暖啊。


“请问,有人么?”吴邪迈进门小心翼翼地问着。

“来借书?”声音从吴邪的右手边传来,吓了他一大跳。

声音的主人是个黑衣黑发的年轻人,一打眼竟还出奇的俊俏。他刚才正一动不动地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他面前的桌子上,电脑显示器和码得高高的书籍正好将他挡了起来,吴邪竟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他。

吴邪看着对方半天说不出话来,对方也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的回答。

“啊,对!我来借一本瞿秋白的《多余的话》”

“书架号。”那小哥惜字如金,黑曜石般的双眼静静地注视着吴邪,漆黑的双瞳像是要将吴邪吸进去一般的深邃。

吴邪呆呆地将手中的便签递了过去,那小哥只扫了一眼,便将纸条还给了他,“右手边。”随后又靠回椅子抬头望天。

“啊?”吴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右手边?”他一头雾水地望着那俊俏的小哥。

小哥感受到他的视线,坐了起来,下巴向吴邪身后一扬,便不再动作。

那小哥由下巴到脖子的曲线竟该死的好看!吴邪有些花痴地站在了原地,大脑当机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在给他指路!



吴邪转身望去:他身后有一个铁质的巨大密封门,门正中央还有一个像是轮船方向舵一样的镂空转盘,是用来关紧大门用的。大铁门连着墙体的部分也有铁皮包着,进门时要迈一大步才跨得过那个铁制大门坎。虽说已经加着小心了,吴邪收脚的时候还是被绊了一下。

大铁门里面的纵深极深,吴邪暗自估摸了一下——这大概是一楼那个开架书库对应的位置。楼上楼下的布局大体是一样的,只是这里的光线更加昏暗。外面的暖阳透过被拉上的窗帘缝隙照射进来,形成一束一束的光通道,丁达尔效应,吴邪脑中乱入了一个名词。

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啊。吴邪边走边张望着,四周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时的心跳声。

他举起手中的便签顺着“右手边”的书架一排排地找过去,终于在书库的中间位置找到了对应的书架。

书架间的间隔极窄,只容得下一人侧身进入。吴邪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找到编号的大致范围,便躬下身子,将手指抵在排放整齐的书脊上寻找着对应的编号。

仅滑过半排书脊,指腹间传来的异样就让他皱起了眉头,“这是…”他收回手举在眼前——手指上竟蹭了厚厚的一层浮灰!

“这里到底有多少年没人来过了啊!”吴邪有些好笑地自言自语。

随即,又叹了口气,弯着腰改用指尖滑过书脊。

一遍…两遍…三遍…

吴邪在那排连书脊都有些微微泛黄的藏书间整整寻了三遍!都没有找到那本《多余的话》。他的耐心差不多都快耗光了!

不该啊!这书明明没被借走!可是比它编号小的书有,比它编号大的书也有,就这本书死活找不到!真是不科学啊!吴邪开始急躁起来。整个人泄气般地蹲在书架间。

“还在找?”头顶突然传来了一个清冽的声音。

“哎呦!吓死我了!”吴邪被这冷不丁的一声吓得大叫起来,差点坐在地上。他惊魂甫定地扬头望去:正是门外看书的那个小哥!

“那个…不知怎么回事,我死活也找不到我要的那本书。”吴邪颇为无奈地向小哥解释。

“让一让。”吴邪见小哥走了过来,似是要帮自己找书,连忙蹲着向旁边跳了两下,给那小哥腾出地儿来。

小哥屈膝蹲下,也是在那排书间仔细找了两遍。吴邪看着他专注的样子,腹诽道:哼!我仔仔细细找了那么多遍都没找到,你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

像是在回应吴邪的嘲笑,那小哥先伸出左手轻轻推开两本挨得极近的藏书,然后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缓缓探入推开的缝隙,仅用两根手指就夹出了一本薄薄的,发黄的小册子,顺势递给吴邪。

吴邪在一旁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这!还有这样玩儿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但由不得吴邪不服气,此刻躺在他手中的正是那图书馆里唯一的一册《多余的话》。


当吴邪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哥已经站起身子,向外走去了。

吴邪急忙拿着书站起来追了出去,他已落在小哥身后几步远的位置。

不知是不是他的幻觉,他隐约看见有光束打在小哥身后的空间,那里原本悬浮在空气中的灰尘颗粒似乎在一点点的翻滚、升腾着,慢慢地,慢慢地,竟移动成了一个图案——一个麒麟的图案!

吴邪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追上前两步想仔细看个究竟!可那小哥此时已经走出了大铁门,而那光束照下的浮尘麒麟图,也消失不见了。


吴邪若有所思地也走出了大铁门,将书和学生证一起交给坐回老位置的小哥。看着他熟练地扫码登记,再将书和卡递给他的时候说到:“七天后还。”

吴邪张了张口,想问那小哥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一幕究竟是真是幻,但终究没能问得出口。

他接过东西,向小哥点了点头,四肢僵硬地离开了屋子。走到门外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半开的屋门,上面贴了一张纸:
「闭架书库 管理员:张起灵」

“张起灵”吴邪动了动嘴唇。

再次走出图书馆大门的时候,吴邪终于又重新沐浴在了似火的骄阳下。他闭着眼睛仰起头,又大张着双臂,像是新抽条的幼芽那样舒展着身体,拥抱着阳光,感受着这炽热而温暖的气息。

如果不是手中拿着那本发黄的册子,吴邪真的怀疑他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有谁能想到,终日人来人往的图书馆,也会有那样没有人气的书库,会有那样不似凡人的小哥。

—END—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