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谍影·无常(all邪|民国谍战风)3

【故事〇:前世今生】——叁

上海,自古便是中国东南沿海的门户,其源远可溯至宋元时期。而使其变得繁华富庶足以被冠以“东方的巴黎”之名的,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满清皇室夜郎自大、闭关锁国,他们做着高宗皇帝口中“天朝物产丰富,无所不有”的春秋大梦,一梦近半个世纪。当贪婪狡诈的英国人“为了自由贸易的权利”用坚船利炮撞破海上的国门时,才惊觉:外面的世界已变得地覆翻天。


当吴邪站在熙熙攘攘的码头上,看着周围与他擦身而过的各色衣着、各色人种的行人的时候,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若大清不闭关锁国,就不会被西方人所侵略瓜分,而若非有西方人的入驻发展,上海却又不会是如今的繁华,甚至大清都不会灭亡…这其中到底是谁促成了谁?谁成就了谁?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

吴邪正出神的时候,忽听到:“小邪!这里!”人群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正是一身黑色中山装的吴二白,正在朝他招手示意。

“二叔!”吴邪一看到人,立刻提着箱子穿过人群,直奔吴二白处。

吴二白在吴家行二,如今正是而立之年的他一身干净的中山装,再配上一张成熟又不失英俊的面庞,站在这人头攒动的港口码头,已引得不少少妇频频侧目。

吴二白在少年时便在吴家管理家族中的账目,自幼练就了一身精于谋划计算的本事。后来吴家的医馆做出了名堂,他便提出要出门闯荡一番,先是留学日本,回来后经人介绍进了上海银行,便留在了上海。

“二叔!好久不见您啦!”吴邪跑到吴二白身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像个大男孩一样跟吴二白撒着欢儿。

“嗯!有十年了吧!小邪你长大了啊!”激动过后,吴二白拍拍吴邪的肩膀,上下打量着自己阔别十年的大侄子。一身学生装衬着吴邪清瘦高挑的个头,略微凌乱的碎发,白净秀气的小脸,还有一双带有着少年人所独有的清澈灵动的大眼睛,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朝气蓬勃的劲儿,“这里太乱,二叔先带你去我住的地方,再请你吃顿好的,给你接风!走!”说罢带着吴邪离开了码头。

吴邪一路跟着吴二白穿梭在大上海繁华的街道上,这里高楼林立却又风格不一,一路上吴邪看到百货商场,酒店,咖啡厅,报社,这些只有上海才能看到的新鲜建筑,一时间竟也有些痴了,“二叔,上海真好啊…”吴邪喃喃地说着。

吴二白侧耳听到自家侄子的低喃,轻轻一笑,并未接话。


吴二白带着吴邪一直来到了位于公共租界的一栋公寓楼前,上了二楼,掏出钥匙在一扇门前开了锁,引着吴邪进了房间,又关上门,才道:“这就是你二叔的住处了,一室一厅,还不错吧?”

吴邪转圈打量着自家二叔在上海的门户,不禁道:“天啊,二叔你这屋子真不错,还在公共租界里面!是你买的么?”

“哪里,是银行分配的单身公寓,我现在在上海银行的财务初做一个副经理,才有了这等待遇。”吴二白向吴邪解释着,“你先把行李放好,我带你去吃馆子,明天带你去英国使馆找我在那里的一个朋友,给你办出国留学的事!”

吴二白做事从来细致周到,让吴邪不禁一脸崇拜地看着他道:“二叔您真是可靠啊!”

吴二白被吴邪逗乐,拍了他后脑一下啐道:“多大了还油嘴滑舌的!”

当夜吴二白领着吴邪吃了上海滩一家当红的馆子,又领着他坐着黄包车逛了外滩的夜景,看的吴邪好不满足。晚上吴邪睡吴二白的床上一脸的幸福与恬静。吴二白站在床边看着自己半大的侄子,半晌径自离去了。


第二日一早,吴邪就被吴二白从床上叫了起来,说今天要去见他在英国使馆的朋友。吃过早饭,吴二白先是带着吴邪去成衣店买了一身崭新的学生装,然后领着他去了理发店修了头发,将吴邪打扮的越发的精神后,才拎着两罐上好的冻顶乌龙来到了英国大使馆。

到了大使馆,吴二白找到了自己的朋友,表明来意,然后拜托朋友好好安排吴邪。那英国友人见吴邪也是讨喜,当即表示可以安排吴邪去英国读个医学院,住在自己在英国的房子即可,那里有他的夫人可以帮忙照顾吴邪。

吴二白一听也是十分高兴,当即表示感谢后便在英国友人的帮助下准备留学需要的手续和相关事宜。最后决定吴邪做下个月的轮船前往英国,到了英国自会有人接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