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

存脑洞,存游记,存不知所谓的文章~

时之凶者也——绣春刀·修罗战场 观后有感

正文之前的碎碎念:

总想着写点什么,可是又实在不知该从何下笔。正如之前说自己,除了报告论文,真的是啥也写不出来了。对着以前的老梗看了一个晚上,怎样也接不上当时的感觉和文风了…

在手机的记事本里翻了一篇最近写的观后感,其实也不算近了…但是真的是很喜欢,当时看完忍不住就码了这许多,也算是脑子一热吧…

贴出来见个笑,然后立个小小的flag(第一反应竟然是程序里用的关键字)…哪怕时间再紧张,也要一点点把自己喜欢的文字再捡回来啊!

明天上午包场看电影,回来还要集体组织写影评,一定有聪慧的看官知道是啥电影~

写得不好,见笑。

————————————————————————
绣春刀·修罗战场

整部片子讲的是一个阉臣当道的乱世中由一个个小人物串联而成的阴谋。不论是那些阴谋中心的人,还是被卷进阴谋的人,他们从修罗战场中走出来,最后又终于另一个修罗战场,或者说、王朝末的乱世,本就是个变换无常的战场,他们从未置身事外。

故事的开头是一起客栈中的命案,死了掌柜一家,外带一个东厂的公公。那是一个视人命为草芥的年代啊,可是死了皇宫里的人,那案子便称不上简单。而后两厢人马在案发现场争夺办案的主导权,殷澄因妄议朝政被凌总旗将“把柄”录于无常簿上,再后来殷澄拒捕当着沈炼的面自戕。节奏紧凑,却略也显得凌乱。

然后在一个喘息间,引出书画家北斋,伴着一场山间的失魂雨,毫无预兆的来,又施施然的收伞离去。再相见,竟是猎人与猎物。也许沈炼并不是为了姑娘而杀死凌总旗,他震惊之余,未尝不得惋惜。但就是一分对无助姑娘的恻隐,一分对北斋字画的欣赏,一分在山间邂逅的悸动,再加上凌总旗的持强凌弱,仗势欺人,颠倒黑白,最后失手误杀了凌总旗。然后沈炼撒了一个谎,便注定要更多的谎去掩盖。

后来的剧情开始变得紧凑且环环相扣,威胁,设计,欺骗,构陷,杀戮,走马灯似的轮回着出现,看的戏外之人也为之紧张。直到真相大白,才让人有种恍然大悟之感,也才明白过来这些听命于不同组织的亡命之徒,不过上位者股掌之上的棋子、弃子罢了。

但是弃子也是有血有肉,有报国之心的人!他们会反抗,会控诉,不愿懵懵懂懂的为了活着而活着。他忠于国,忠于朋友,忠于自己。

另外,在电影的开头,那片修罗战场,沈炼因救了陆文昭,郭真,陆文昭看着尸横遍野的景象说“要换个活法”,陆文昭的活法是将身家性命压在信王身上,盼他能兄终弟及,继位大统,一举铲除魏忠贤一党,谁曾想最后的最后,他的效忠,换来的是与沈炼如出一辙的背叛。正应了杀人者,人恒杀之。

沈炼呢,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人,他所求的,所守护的,其实一直都很简单,兄弟,红颜,家国。然而当他被迫卷入一件件命案,阴谋中,最终直面幕后主使崇祯,他想明白了一切,毅然决然地反抗、执着地护送着北斋离去。他最后砍断藤条斩断退路的那一幕,也就永远留在了北斋心中。是爱吗?我以为未必,那大概是一份生在黑暗的世道,不甘沉沦与盲目的人渴望追逐的一线光吧。

「生在这世道,当真可没得选,可若是活着只是活着,我真的不能忍受。」

评论

热度(4)